地下城,未来的城市童话

2017-02-17阅读

清晨起来,你推开窗户,清新的空气迎面而来,因为自从采用地下热库供热后,附近的锅炉房已经拆除,那个散发着恶臭的污水处理厂也转入了地下;早饭后,你驱车上班,路上车辆不多,因为很多人乘郊区铁路到地铁换乘;顺利到达目的地,你把车停到地下车库,从地下室乘电梯到达办公室,坐到临窗的办公桌前,外面芳草萋萋,绿树青山,愉快的心情令你的思想、策划很快变成了文字和文件,因为以前那个嘈杂的集贸市场已转入地下,变成了远近闻名的地下商业街。

下午你要参加一个展销会,随着滚动电梯将你送入巨大的地下展览大厅,那里是最佳的商务洽谈场所;忙完一天,你坐在电视机前,电视画面更清晰、声音更悦耳。

关掉电视,周围环境静谧,你安然入睡,因为楼旁的高架桥已经拆除,来来往往的车辆噪声和电磁辐射也随之消失。好了,明天是周末,上午去地下体育馆健身,下午去地下影院看一场电影,晚上到地下音乐厅欣赏一场交响乐……

                              

这是中国工程院院士钱七虎2001年所著《地下城市》一书为我们讲述的一个城市童话。

       现在,这不仅是一个童话,而是逐步成为我们城市真实生活的一部分。

  城市地下空间开发,是一个值得特别关注的话题。随着城市的发展,已严重造成了绿地和开阔空间的减少、环境恶化、交通拥挤。城市不断扩张。代价昂贵,最终将会无法承受。随着城市化进程的推进,我们已实实在在地感到了各种城市难题。而最突出的就是行车难和停车难。一幢幢摩天大楼拔地而起,一条一条公路、铁路高架就是明证。有的城市通过建设立体停车场,拆除旧城腾出更多的空间让地于车,有的城市发展甚至以消灭地面绿化、毁损历史文物为代价,令人痛心不已。

如何解决大力推进城市化和土地资源日益紧缺的矛盾?为了解决生存空间危机,真正切实可行、具有现实意义的途径就是开发地下空间。向地下要空间,向地下要车位。

  确如所言,钱七虎院士在《地下城市》一书中,也已很有远见地提出,“地下城市发展将是人类居住环境变革的‘第四次浪潮’,它会成为未来城市发展的新趋势。”

什么是“地下城”?我们看到,无论是世界上的发达国家。还是我国,在近几十年中,都建成了一大批各具功能的地下建筑,如:地下交通线、地下商业街、地下停车场、地下仓库……但这还远不是我们所畅想的“地下城”。

  地下城的概念指示着地面的各种功能大规模地转入地下,如具备了四通八达的交通、购物环境舒适的商业街、良好的通风系统及照明系统,并有各种装饰点缀和休闲设施的引入。而且或许将来。或就是现在,地下城更有着与城市地表的一切生活皆无异的阳光、空气、温度、动植物等生态循环体系。

这真的不仅只是一个畅想?如果未来城市发展进入地下,是否还会像地面那样舒适和安全呢?其实,这是很多人担心的问题,在加拿大、美国、日本等国已很好地解决了这些问题。在美国波士顿,地下公路、商场通过高空排风塔、静电除尘等措施,高效率解决了废气排放和污染问题:在加拿大,科学家通过光学技术把太阳光直接导人地下,形成了与地面相同的‘阳光灿烂’……”

  也许,这个畅想真的并不遥远。除了在国外,在我国国内许多城市,“地下城”也已经开始生长,并开始成为城市扩展与成长的新方向。

 早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我国结合人防工程建设了一批地下工厂、地下旅馆、地下影院和北京地下铁路。1978年,总设计师邓小平提出了“平战结合”的思路,提出人防建设要实现与城市建设相结合。从此,我国的地下空间用于民用开发规模逐渐扩大。到了80年代,各大城市陆续规划、修建着适合我国特点的地下综合体工程,集商业、交通、人行过街和停车场等服务设施于一体。2006年,我国国家标准《城市地下空间规划规范》开题,地下城市开发黄金时代到来。此时的上海、北京、南京这样的大城市,地下空间的开发巳处于大规模扩张阶段。

如今。随着城市化的大力推进,如何进一步在更大范围内实现人防建设与城市建设相结合,全方位地开发和利用城市地下空间,已成为人们积极研究的课题。而且有很多现成的人防工程可以改造利用,开发潜力巨大。

  未来地下空间的开发和利用将是一个城市发展的重头戏,尤其对于一个中型城市,我们更需要具备这样的前瞻意识和战略眼光。应科学地规划和利用好人防工程,推动城市地下空间的开发和利用工作。并应抓紧研究制定城市地下空间开发法规政策,明确地下空间的管理机制、运行机制,对地下空间使用权等予以科学界定。此外,还应建立多元化的城市地下空间开发投融资机制,更好地吸引社会资金。

近几年人防工程进入百姓生活已是屡见不鲜。地下街、地下停车场、地下仓库冷库等在各大中型城市纷纷涌现。许多面积都超过1万平方米,甚至数万平方米的大型地下建筑在一些大城市也相继建成。这些工程大部分是人防建设与城市建设相结合的产物。如上海的人防工程被投入用做商场、娱乐场、餐饮、停车场等近20多种门类、6000多个,面积达几百万平方米,相当于近百个上海体育馆面积规模,成为市民出行、购物、娱乐的“地下城”。 不仅是大城市,随着城市建设的开发热潮,中小型城市在“平战结合”思想指引下,也对地下空间的开发和利用也拉开了帷幕。

防空洞,开启了我们的眼界,也开启着我们的地下生活。

一个城市的发展空间向地下延伸,这个城市到底会变成什么样?

香港在建设国际都会的进程中,一直面临着土地资源稀缺与人口稠密的巨大挑战。香港总土地面积1104平方公里,人口7百多万,平均每平方公里有6千多人,是全世界人口密度最高的地方之一。2015年香港人均GDP4万美元,属于典型的发达地区。香港房屋又高又密,90米以上高度的大厦就有 6000 多座。地价高,房租贵。

香港的自然丘陵地形、山区坚硬的花岗岩与火成岩以及填海区软弱的地基,对其地下空间开发来说是机遇和挑战并存。在过去的五十多年里,香港已经在城市地下空间开发利用方面完成了诸多项目,包括500多万平方米的地下室和诸多地下交通、市政、商业、储藏等设施,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并正在进一步探索制定地下空间资源开发利用的中长期发展规划和有效的公共政策指引。

与地上相比,地下空间具有恒温、恒湿、隔热、遮光、气密、隐蔽、安全等诸多优势,向地下延伸已然成为各城市可持续发展的新坐标。我们也看到。当前中国的地下城市正被兴奋地描绘和建设着。

  在北京,地下铁已经四通八达。如果你有足够的耐心挤上2小时,可以从城市最东开往最西:坐在东方广场的星巴克咖啡,可能你根本没意识到自己是在地下:走在中关村广场地下二层。这里几乎什么都有。目前北京地铁新的商铺主要定位为服务业、零售业。包括银行服务、自动售货机、便利店、冲印店、鲜花店等。与上海等其他城市相比,北京还蕴藏着巨大的地下商机。

 在南京,“中华第一商圈”——南京新街口,以其强大的凝聚力。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地的宾朋。新街口地铁站——一条跳动的地下“大动脉”,成就了新街口的“地下商城”。地铁站共分3层空间,光是纯为商业用途的负一层,面积就有8000多平方米;而出口共有16个。与周围各大商场相连。而相通的商场则都有地下营业层衔接,用于经营食品、百货、日用品、服装等各种商品。

甚至山城重庆也在规划建设地下城市。重庆城市岩层平稳,非常适合建设地下城市。而且,地下城市还能有效降低地震灾害、洪水灾害对社会经济的破坏力。山城地下的空间非常广阔,随着大量高技术的运用,游泳池、运动场、商场都可以进入地下。重庆完全有条件建成一座美丽的地下城市。

美好的前景令人期待。但毕竟我国还是一个人口众多的发展中国家,现实中如何更好地实现地下空间的开发和利用,仍有问题亟待解决。

一是缺乏整体的发展战略和全面规划。尤其是地下空间的开发具有不可逆性,开发前期更要慎之又慎。否则就会造成地下空间这一资源的浪费、流失和破坏;
  二是地下空间开发利用还没有成熟的法律法规可依,都将影响建设积极性和工程质量;
  三是已开发的地下空间功能较为单一。近年来已开发的地下空间类别多为商场、地下停车场,而较为缺乏的管廊等市政设施,由于其经济效益小,故很少开发,造成了空间布局的混乱;
  四是没有鼓励投资政策,目前建设经费主要由政府部门划拨,建设资金来源仍是一个问题,影响着地下空间的开发规模,等等。

  向地下世界进军的道路依然曲折。从1978年邓小平提出“平战结合”思路,近40年来我国地下空间的开发和利用,无疑也取得了巨大成就。

南京市党代会报告提出:“南京将加强城市地下空间开发利用”。南京市已启动了《南京市城市地下空间开发利用总体规划》的编制工作,由市人防办和市规划局联手打造南京未来“地下城”。

提升挖潜主城、优化完善副城、加速推进新城;依托轨道交通线网,串联各城镇单元的地下空间。未来南京地下城将形成“四城、七片、多点”及“多中心、网络化”的地下空间总体布局结构体系。根据规划目标,到2020年,南京市城镇区地下空间总建筑面积将达到5400万平方米,相当于100多个玄武湖的面积,年增400万平米,人均6平米!而到了2030年,南京市城镇区地下空间总建筑面积约8600万平方米,年增340万平米,人均8平米!


 总之,我们看到了美好的城市未来,并指引着我们的城市不断向地下进军。向地下进军,作为一项迎合现代城市文明的新生事物,它的生命力将很快得以淋漓尽致地显现,所有关于它的玫瑰色想象,源于所有人的美好愿望——城市,让生活更美好。